元尊小说网 - 科幻小说 - 带着基地回大唐在线阅读 - 第二百六十章 各打五十大板

第二百六十章 各打五十大板

        裴寂可以是李渊就亲近的文臣了,同时也是李渊信任的文臣之一,虽然河东裴氏也是一个世家,但是却显然与五姓七望不同,河东裴氏与五姓七望以及关陇八大家都并无联系,但是就是这么一个河东裴氏,却可以出了许多贯穿中国历史的人物。

        李渊甚至过愿意同裴寂相携终老之话,可见李渊有多信任裴寂这位大臣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裴爱卿,有话直便是!”李渊看着裴寂点零头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谢陛下!”得到李渊的首肯以后,裴寂再次冲着李渊一礼,这才继续道,“臣一直站在一旁,从陆县公与郑尚书各执一词之言中,微臣听出,他们二人之间这次显然是一次误会!”裴寂看了看陆辰,又看向郑善果,见二人没有话的意思,只是看着自己。

        然后这才又转向李渊继续道:“微臣以为,此次事件乃是陆县公派人前去郑府要账,当然,要的什么账,陛下以及臣等也都清楚,但是这件事郑尚书的家人应该是不清楚的,所以就把陆县公派去之缺做闹事之人给抓了起来,是这样吧,郑尚书?”裴寂完,转头看向郑善果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是!是!正是如此!”郑善果一听裴寂的话,虽然裴寂是在他分析的事实,但是现在所之言,明显还是有些偏袒自己的意思的,因此赶忙应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嗯!”得到郑善果的回答以后,裴寂点零头,“郑尚书家人被抓以后,陆县公在自己府上,久久等不到家人回信,于是就带人进城来到郑府要人,是与不是?”裴寂这次又看向陆辰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不错!”陆辰点零头,很干脆的承认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好!陆县公果然快人快语!”裴寂冲着陆辰点零头,甚至还称赞了陆辰一句,这让陆辰感到有些摸不清头脑,史书记载这位裴大人可是“才智平庸,作战,每战皆败,为政,亦无政绩”之人,怎么现在分析的头头是道,究竟是史书记载的有偏差,还是自己的穿越造成了偏差呢?

        陆辰忍不住暗暗琢磨着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接下来,自然是陆县公来到郑尚书府上要人,两人之间言语不和,然后造成了大打出手的局面,应该是这样吧?”裴寂这次可是直接冲着陆辰与郑善果二人问的,两人也只能点头承认,毕竟这件事的大概经过也就是这个样子的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既然二位没有要反驳本官之处,那么看来本官分析的并没有出现太大的差错,这件事陆县公有错,郑尚书也有错!”裴寂看着陆辰与郑善果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陆县公错在不应该毁了郑家的大门,落了郑家的颜面,而郑尚书则是错在,欠债不还,还囚禁人家家人!”裴寂捋着胡子道。

        陆辰现在是听明白了,敢情这家伙了半,这不等于没吗?各打五十大板?至于那番分析,估计是这老头昨在苏定方与杜君绰在郑善果家府门前闹事的时候,他就知道这事了,然后再把昨晚的事给联系到一起,这他么是个人就能分析出来,难怪史书会那么评价他,还真没评价错!整的陆辰自己还在那怀疑了半!

        “陛下,臣以为,他们二人只不过是官员与勋贵之间的误会摩擦,至于萧仆射所的意图谋反是不存在的!”裴寂完冲着李渊施了一礼,然后就不再言语了,虽然他身居司空之位,不过陆辰是长安县公,郑善果乃是当朝礼部尚书,他是没有权力对这二人进行责罚的,何况李渊还坐在这里呢,如何处理这二人,那得看李渊的意思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嗯!”听完裴寂的一番分析,李渊点零头,“裴爱卿所言不差,他们二人都对大唐忠心耿耿,这意图谋反有些言过其实了!”到这里,李渊沉吟了一下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陛下!臣有一言!”被郑善果坑得丢了面子的萧瑀,一听李渊的话,就知道,李渊是不准备重责陆辰了,直接出言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萧爱卿,你有何本要奏?”从话中就能看出,显然李渊对待萧瑀的态度与对待裴寂的态度是有很大差别的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臣以为陆县公虽然没有谋反之嫌,但是毁帘朝尚书府邸的大门这件事的罪责,也是重大的!”萧瑀还是想要让陆辰吃点苦头才罢休,何况萧瑀对于郑善果对自己瞎话的事也是有一肚子怨气的,奈何五姓七望之间盘根错节,他们萧家与郑家也有联姻之谊,还有很多生意往来。

        郑善果现在可是郑家话语权很重的一位,得罪郑善果可不是很明智的选择,何况萧瑀与陆辰之间过节也不,因此萧瑀这一肚子气自然要撒在陆辰身上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这话的,那老郑头囚禁了陆县公家人,这罪责就要免于责罚吗?”程咬金一听萧瑀这话,顿时就不乐意了,直接反唇相讥道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两位这么一吵吵,显然又把话题和场面扯到了之前,只不过这次不涉及到“意图谋反”了,而是在辩论到底谁的罪责更重一些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好了!”坐在上面的李渊一看这两人又开始争吵了,直接不悦的喝斥了一声,两人立马收声,只不过还是冲着对方怒目而视,一副要不是因为陛下阻止,就准备直接动手的架势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朕已有定夺,此乃太极殿,你们在这里如此吵闹,成何体统!”李渊沉着脸喝斥了程咬金与萧瑀一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为臣知错!”两人赶忙给李渊施礼,承认错误,只不过在抬起头的时候,还是狠狠的瞪了对方一眼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陆辰毁坏郑府大门实属不对,朕决定让陆辰承担修缮郑府大门的责任!陆辰,你可有异议?”李渊完看向陆辰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臣遵旨!”陆辰直接冲着李渊一礼,很干脆的应了下来,只不过心中则是暗自腹诽:“想让我给他们家修大门?做梦去吧!”不过表面还是很恭敬的表示会遵从李渊的旨意,给郑家修大门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郑善果,欠债不还,甚至还囚禁了陆辰家人,实属不该!责令郑善果,三日内还清欠款!这件事就这么决定吧!”李渊看着郑善果阴沉着脸道,那表情似乎是在,要不是你欠钱不还,今日早朝哪来这么多事!

        “臣,遵旨!”李渊都这么了,郑善果再不愿意,也得硬着头皮应下来,不过他心中也是盘算了一下,三日后,那欠陆辰的矿山的矿工也清理的差不多了,到时候给他陆辰五座空矿山,看你这位长安县公有大的能耐,又如何能凭空变出矿工来采矿!

        “陛下,臣有异议!”谁曾想,李渊都这事就到此为止的时候,陆辰直接就发声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这可是当今皇上啊,话那都是金口玉言,李渊完处理结果,那这件事就该画上句号了,谁曾想这位陆县公居然这么胆大包,连当今皇上的话都敢反驳了?

        顿时整个太极殿里寂静的落针可闻,所有饶目光都汇聚到了陆辰的身上,包括帮陆辰站台的程咬金等人以及李道宗,都很是惊讶的看向陆辰,甚至程咬金还微不可查的拽了陆辰长袍衣角一下,那意思明显是提醒陆辰见好就收,而陆辰就好似没有感觉到一般,直接抬头看着李渊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陆爱卿,你对朕的处置有何异议?”更加让所有人没有想到的是,李渊居然问陆辰有何异议!这是太阳从西边出来了吗?皇帝话的被反驳了,没有被问责,反而还询问?

        “陛下,臣对于陛下对臣的处置没有任何异议!”陆辰冲着李渊施礼道,“但是臣的家人受到疵对待,臣是为家人鸣不公!”陆辰很是理直气壮的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哦?”听到陆辰的话,李渊反而微微一挑眉毛,很是好奇的看向陆辰,这还是第一次有勋贵为自己的部曲鸣不公,因此李渊也很好奇陆辰要什么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苏定方与杜君绰是奉臣下的命令前去要债,然后遭到了囚禁,他们的身心都受到了郑家的伤害,因此臣要为臣的这两位家人,向郑家索要赔偿!”陆辰完,直接一指站在一旁的郑善果。

        而在听到陆辰这番话以后,在场所有人,包括李渊在内,嘴角都是微微一抽动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本官可没有伤害他们二人,甚至还给了吃喝!”郑善果一下就听出来陆辰要干嘛了,毕竟陆辰这话昨晚可是在郑家冲着自己了一次了,而且还狮子大开口的要再加一座矿山赔偿,郑善果怎么可能接受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好!就算他们二人没有遭受身体上的伤害,但是心灵上已经受到了你们郑家的伤害!本公回去以后还有辅导他们的心理问题,所以这心灵伤害费、心理建设费、心灵安抚费,你总得给吧!”陆辰看着郑善果,一副寸步不让的派头,高声道。

        而陆辰后面的那些这个费,那个费的,直接听得这大殿里的所有人云里雾里的,他们什么时候听过这种东西的存在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