元尊小说网 - 科幻小说 - 带着基地回大唐在线阅读 - 第二百四十四章 原来如此

第二百四十四章 原来如此

        听到孟济的汇报,陆辰就知道,肯定是今早朝那帮人参自己了,而且估计也是来询问昨日到底发生了什么事,不过既然昨晚孙道长都那么了,陆辰自然也知道自己该如何应对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林内侍,久违了!”陆辰来到陆家庄庄口,就发现来询问自己的人居然是老熟人林郎,“林内侍,一路辛苦,进去喝杯热茶吧!”陆辰冲着林郎一拱手笑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那就多谢公爷了!”林郎也不拒绝,毕竟他跟陆辰也不是第一次打交道了,直接跟着陆辰就去往了陆辰府邸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陆县公,这是...”进入陆家庄,林郎和禁卫军统领就一眼看到了那两个玻璃大棚,毕竟这玩意在阳光下闪闪发光,实在是太吸引人眼球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哦!一点玩意,种植绿蔬用的,购买这些琉璃,本公可是快倾家荡产了!”陆辰轻描淡写的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好家伙!”林郎与禁卫军统领心中都是暗暗咋舌,“就这两个玻璃大棚恐怕很多世家都不一定能买的起吧!这陆县公居然是一点玩意,这陆县公的底蕴恐怕超乎自己的想象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不过两人再一联想到皇帝李渊对陆辰的态度,以及陆辰长期以来的所作所为,两人心中也暗自琢磨,这两个种植绿蔬的东西的应该是为陛下修建的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种植绿蔬!”一想到这个词,两人心头又是一惊,不过常年混迹与皇宫内的两人都知道一句话:“知道得越少,活得越久”,因此两人都默契的没有再问关于玻璃大棚的事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里种植出来的绿蔬,到时都是要供应给陛下食用的,希望两位莫要将此事声张出去才好,毕竟陛下也不想被那些文臣诟病不是?”陆辰直接把这个“锅”就甩到了远在太极殿的李渊脑袋上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等明白!我等明白!”听到陆辰的话,林郎与同来的禁卫军统领对视了一眼,显然两人都从对方眼中肯定了自己的想法,然后两人齐齐的应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二位明白就好!其实本公也不过是一个奉命行事之人,二位明白吧?”既然能甩一个锅,那就不介意再甩几个,陆辰感觉自己似乎发现了皇帝的最大用处,反正陆辰甩锅给李渊,也没人敢去李渊那里问,何乐而不为呢?

        “明白!明白!”两人这一路上一直到进入前厅就坐,都不断重复点头,重复着“明白”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难怪陛下已经极其不喜茶汤了!”在品尝过陆辰让婢女奉上的清茶以后,林郎笑着道,而一旁的禁卫军统领也是频频点头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位将军如何称呼?”直到这个时候,陆辰才看向禁卫军统领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末将常何!”禁卫军统领常何冲着陆辰拱手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常何!”听到这个名字,陆辰心中就是一惊,陆辰怎么也没有想到,“玄武门之变”打开玄武门的禁卫军统领常何竟然就这么出现在了自己的面前,要玄武门之变中,谁的位置是首要的,那绝对是这个常何,他若不开门,何来的玄武门之变?

        “原来是常统领!”陆辰压下心中惊讶,冲着常何笑着点零头,“不知道常统领与常知事是何关系啊?”陆辰突然想到了李渊身边的常宝,这两人都姓常,陆辰顿时内心涌动出八卦的欲望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回陆县公,末将与常知事之间并无关系,若是有关系的话,恐怕也只是恰好同姓吧!”常何笑着回答陆辰,“其实不光陆县公这么问过末将,与末将相熟之人,也都问过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哦!原来如此!”陆辰点零头,“不知二位此来所为何事?”陆辰端起茶盏轻呷了一口,然后看着林郎与常何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听闻昨日陆县公庄上产生巨响,并且出现浓浓黑烟,今日早朝有人启奏,怕陆县公这里出现伤亡之事,因此希望陛下能够询问陆县公是否有匠人或是庄户伤亡!”林郎冲着陆辰一拱手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原来是这个事啊!这事发生的时候,本公也是吓了一跳,也是在庄子里询问了半,最后才知道,是孙道长炼丹炉炸了!”陆辰到最后,一副对于孙思邈炼丹把炼丹炉炼炸了之事,感到不可思议的神色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原来如此!”林郎与常何听后点零头,毕竟那些炼丹的方士和术士,把炼丹炉给搞爆炸了已不是一次两次的事情了,这种事情不光他听了不少,一旁坐着的常何也听过不少,因此对于陆辰的回答并没有产生怀疑,甚至觉得这应该就是事情的真相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不过,陆县公,能否请那位孙道长出面明一下呢?毕竟这也只是陆县公的一面之词,另外若是那位孙道长平安无事的话,我们回去也好有个交代不是?”常何冲着陆辰一拱手,很是诚恳的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自无不可!”陆辰直接点头同意了下来,“狗娃,去请一下孙道长!”陆辰转头吩咐站在一旁的刘泾,刘泾领命出了前厅,前往跨院寻孙思邈去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时间不长,脚步声响起,刘泾引领着孙思邈走进了前厅,当孙思邈迈步进入前厅的时候,陆辰等几人起身相迎,陆辰是沉稳的缓缓起身,而林郎和常何则是在见到孙思邈以后,直接一脸惊讶的,好似屁股下面安装怜簧一般,直接从椅子上弹了起来,冲着孙思邈躬身施礼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没想到陆县公口中的孙道长,原来是孙神医您老人家!”林郎冲着孙思邈施礼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常何拜见孙真人!”常何对于孙思邈的称呼则是让陆辰等人一愣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常何,多年不见,你这胡子也长了啊!”孙思邈很是和蔼的看着常何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陆县公,唤贫道前来可是有事?”孙思邈看向陆辰明知故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两位乃是为昨日炸炉之事而来,刚才本公已经照实相告,这二位却是想要见见孙道长本人,唯恐孙道长受伤,这不才把道长请过来,给二位看看嘛!”陆辰一副无奈的表情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哎!若是知道陆县公口中的孙道长乃是孙神医的话,我二人哪敢劳烦孙神医过来一趟!”常何苦笑着道,“既然已经见到孙神医了,那我二人就该回宫复命去了!”常何着冲着陆辰一拱手,同林郎使了个眼色,林郎也是冲着陆辰一拱手,两人就准备转身离开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二位留步!”就在林郎二人告辞,准备离开的时候,被陆辰直接出言叫住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陆县公还有事要吩咐?”林郎看着陆辰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孙道长在我这里清修之事,还望两位不要吐露太多!”陆辰着冲着刘泾一招手,刘泾直接从一旁拿过来一个木匣,送到了林郎与常何面前,“这里是一点跑腿费,让二位跑这一趟也不能白跑不是!”陆辰笑着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陆县公,你这有点瞧不起咱们二人了!”看着刘泾捧到面前的木匣,林郎与常何对视了一眼以后,林郎直接板着脸道,“咱们之间关系还需要用到这些东西吗?什么该,什么不该,我们二人可是清楚的!若是陆县公瞧得起我们二饶话,还望把这东西收回去!”

        别看这木匣不大,但是里面装上个两三贯钱可是毫不费力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倒是本公的不是了!”陆辰看到林郎与常何那拒绝的表情,顿时笑了起来,冲着二人一拱手,“咱们之间的交情,自然不是这东西可以衡量的,既然如此,那本公就把这东西收回了!待此事过后,本公请两位吃酒如何?”陆辰冲着刘泾一摆手,刘泾把木匣收了回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早就听闻陆县公这里的酒菜可是冠绝长安,没想到我们二人也有机会品尝到,如此就多谢公爷美意了!我二人即刻便回宫复命,公爷应该还有事务要忙,就不必相送我二人了!”常何冲着陆辰一拱手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多谢两位的理解,既如此,就恕本公不远送了!”陆辰冲着林郎与常何再次拱了拱手,“刘泾,替本公送送二位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是!”刘泾领命而立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陆县公,既如此,我二人就此告辞!”林郎与常何再次冲着陆辰拱手,然后在刘泾的引领下离开了前厅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呼!”等到二人离去以后,陆辰这才松了口气,至于孙思邈在刚才应对完二人以后,就已经自行离开,回自己的跨院继续研究医书去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歇息了一会儿,陆辰这才起身,前往琉璃坊,毕竟秦琼的病可是需要琉璃坊的支持的,不搞一个模具出来,陆辰怎么能替换出来基地里拿出来的东西呢!

        “林内侍,回去以后怎么?”与林郎并骑而行的常何,转头看向林郎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哎!咱家也发愁啊!”听到常何的询问,林郎不由的叹了口气,“若是其他人,自然好,但是陆县公可是叮嘱了咱们二人,孙神医的行踪不便吐露!咱俩得好好想一番措辞才行,要那些文官也是没事找事,为啥就总盯着陆县公不放呢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