元尊小说网 - 科幻小说 - 带着基地回大唐在线阅读 - 第二百三十五章 休要胡闹

第二百三十五章 休要胡闹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个声势很大能有多大?”刘弘基还是有些摸不准陆辰话里的意思,继续问道,毕竟这玩意声势很大那区别就很大了,震动朝廷那也是很大,坊间议论也是很大,但是这两者之间可是有很大区别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坊间议论那无所谓,爱去呗,只要李渊不发火,那都不是事,关键要是弄得朝野震动,那他这个右骁卫大将军也没法睁一眼闭一眼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估计会传遍长安?”陆辰摸着下巴上略微长出来一些的胡须,其实陆辰是想要刮胡子的,但是被苏嫦和刘泾两人一顿“身体发肤受之父母”的言论给洗脑了,陆辰没办法,也只能蓄须了,陆辰摸着下巴上那微长的胡子不确定的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那这传遍长安可是可大可的!”刘弘基还是有些担忧的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老刘,你怎么这么磨叨呢!”就在这时,一旁的程咬金直接不耐烦的抢白了刘弘基一句,“陆贤弟是什么人?是那种不知轻重的人么?再了,就陆贤弟的身份,你就睁一眼闭一眼就完了!”程咬金给了刘弘基一个“你要懂得”的眼神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行!”被程咬金抢白的刘弘基倒是没有恼火,毕竟程咬金就这脾气,大家都多少年的老兄弟了,而且别看程咬金是在抢白刘弘基,但是也是直接点醒了刘弘基,而刘弘基也立马就明白了,陆辰这次这事肯定不是跟他一个人打招呼了,再了,上面还有三公主、太子甚至皇帝老子兜着呢,他一个右骁卫大将军算个屁啊!

        再了,就算是这次因为这事被收拾了,再不济,右骁卫大将军这个官职被撸了,只要跟眼前这位“陆贤弟”交好,按现在的形式来看,别官复原职了,就算是再涨涨等级那也是不定的事,想到这里,刘弘基心下也立马安定了下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是为兄多虑了!”刘弘基直接冲着陆辰一拱手,面带歉意道,“一个区区官职跟咱们的交情比,那算个屁啊!兄弟只管去做就是!”刘弘基直接一拔胸脯,直接一副“有事老子帮你承担”的架势,那是要多豪爽有多豪爽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如此便多谢刘贤兄了!”陆辰冲着刘弘基一拱手道,其实刚才刘弘基在犹豫的时候,陆辰就在琢磨后面是不是要稍微注意一点跟这个刘弘基的交往。

        但是陆辰转念一想,其实刘弘基有所犹豫也是必然的,若是换做自己,刚认识半的人就让自己陪着对方赌官职胡闹,那自己也得犹豫,何况刘弘基到底也就是个国公,跟李道宗和李孝恭不同,那两位可是亲王,在李渊这还没有斩这两位的刀呢!

        要杀亲王,估计也就是历史上记载的玄武门之变开始的,李世民杀了李建成和李元吉吧!想到这里,陆辰也就释然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公爷,孙神医正在饮茶憩!”就在这时,苏嫦从前厅门外走了进来,冲着陆辰一施礼禀报道,刚才陆辰就在吩咐苏嫦奉茶的时候,让苏嫦派人去看看孙思邈在做什么,若是看书就不要打扰,若是在休息,自己就带着众人去寻孙思邈给秦琼诊病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既然如此,那就事不宜迟,二爷,咱们过去寻孙神医?”陆辰起身看着秦琼邀请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如此便有劳陆贤弟的!”秦琼起身笑着道,尽管秦琼面上带笑,但是多少还是能看出来,这位秦二爷此时心绪是多少有些不平静的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二哥,莫要心慌,孙神医和陆贤弟肯定有办法的!”相较于其他人,跟秦琼相处时间最长的程咬金,难得的居然安慰起了秦琼,程咬金在秦琼身边低声安慰了一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知节,老夫已是知命的年纪了,句不好听的话,那就是生死有命富贵在了,只不过陆贤弟的一句话还是让老夫心有不舍,那就是我秦家尚无后人,让老夫死后无法面对秦家的列祖列宗啊!”秦琼叹了口气道。

        几人话间,已经来到了孙思邈所在的跨院,隔着月亮门,就能看到孙思邈此时正一手持卷,一手端着茶杯正在饮茶,听到众饶脚步声,孙思邈放下手里的茶杯和书卷,看向众人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孙道长,今日在下可又要麻烦您了!”陆辰冲着孙思邈拱手笑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又有患者了?”听到陆辰的话,孙思邈并没有觉得陆辰的话有什么不妥,作为一名医者,当然是以治病救人为己任的,更何况立志悬壶济世的孙思邈,何况,一般的病人估计陆辰都不会找到自己,看来今这位的病应该也是比较特殊的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位翼国公,还望孙道长给诊治一番!”陆辰给孙思邈介绍了一下秦琼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哦?原来是翼国公!贫道可是久仰大名了!”一听到自己的看病对象是秦琼,孙思邈冲着秦琼就是一礼,毕竟秦琼那是名声在外的人物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孙神医,切不可如此!”秦琼闪身躲过孙思邈这一礼,赶忙还礼,“孙神医乃是当世神医,活人无数,秦某可不敢在孙神医面前倨傲!”秦琼很是谦虚的道。

        孙思邈的年龄都可以当秦二爷的父亲了,何况谁不知道这位老神仙的大名,别看孙思邈无官无职,但是就算是在皇帝李渊面前,李渊都得以礼相待,秦琼如何能够接受孙思邈这一礼呢?

        “两位就别客套了,咱先瞧病如何?”看着两人在客套,陆辰直接出面笑着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诸位,屋里请!”孙思邈与秦琼相视一笑以后,孙思邈了一声以后,邀请众人进入这个跨院的客厅。

        客厅里陈列很简单,当然家具也都是陆辰设计的,摆设与那前厅差不多,只不过多了两个架子,架子上有一些医书和瓶瓶罐罐,看来孙思邈是把这个客厅当书房和研究室用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众人分宾主落座,孙思邈去把自己的药箱拿了过来,从里面拿出脉枕,放到他与秦琼之间的茶几上。

        秦琼熟门熟路的把手腕放到了脉枕上,其实此时的秦琼内心颇有些忐忑,别看秦琼在战场上冲锋陷阵从没怕过,但是在经过多次诊治以后,这心中对自己的身体已经不太抱有希望了,正所谓希望越大,失望也越大。

        孙思邈直接把手搭在秦琼的脉门上,眯着眼,捋着胡子开始给秦琼诊脉。

        许久,孙思邈收回手,捋着胡子沉思。

        其他人也不敢搭话,整个客厅静悄悄的,所有人都在等待这孙思邈话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哎!”许久,孙思邈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    一听到孙思邈叹气,所有饶心都提了起来,那表情要多紧张有多紧张,而秦琼则是笑了起来:“诸位不必如此,老夫早都有心理准备了,孙神医有何话不妨直言!”

        秦琼自己都没有想到,在孙思邈一声叹息以后,自己居然心下安定了,居然不像之前的那般忐忑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若不是陆县公带翼国公前来,恐怕翼国公最多还有十多年寿命了!”孙思邈看着秦琼很是认真的道,“贫道观翼国公面无华色,是否最近时常感到神疲乏力,夜间却难以入眠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却如孙神医所言!”听到孙思邈的问话以后,秦琼很是干脆的点零头,这几年秦琼时常失眠,尤其是今年,失眠尤其频繁,而且经常能感到身体发力,刚才那一轮赛马下来,去到前厅就座的时候,为何秦琼一直没怎么话,是秦琼一直在恢复体力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翼国公征战无数,外伤虽好,但内伤未愈啊!”孙思邈看着秦琼继续道,“早些年,翼国公仗着身强力壮能够强行压制,如今已然有了反噬之相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孙神医,可有法解救我二哥?咱老程给你磕头了!”听到孙思邈的话,程咬金直接一撩衣襟就要给孙思邈下跪,可见程咬金与秦琼之间的感情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宿国公,切不可如此!”一见程咬金要给孙思邈磕头,陆辰赶忙过去拦住了程咬金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知节!休要胡闹!”秦琼也是瞪了程咬金一眼,程咬金真要给孙思邈跪了,那可不是在求孙思邈,那是在逼迫孙思邈,要知道程咬金可是当朝国公,见皇帝都不跪,这要是给孙思邈跪了,要是传出去,那还撩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宿国公,切不可如此啊!”孙思邈一见程咬金要给自己下跪,也是吓了一跳,若是按岁数算,这屋子里的所有人给孙思邈磕一个那都不过分,但是现在这帮人那身份不行啊,孙思邈急忙道,“贫道并没有不给翼国公医治啊!宿国公当知道医治需对症下药,贫道现在就是在寻翼国公的病灶!”孙思邈也知道,程咬金也是一时心急,跟着解释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是咱老程莽撞了,咱给您赔不是了!”程咬金此时也知道自己刚才莽撞了,冲着孙思邈就是一礼,秦琼则是直接瞪了程咬金一眼,被秦琼一瞪,程咬金直接嘿嘿一笑,脸色一木就当没看到秦琼瞪自己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