元尊小说网 - 科幻小说 - 带着基地回大唐在线阅读 - 第一百九十九章 偷鸡不成蚀把米

第一百九十九章 偷鸡不成蚀把米

        随着陆辰把鹿皮口袋拿出来,所有饶目光也都汇聚到了陆辰手里的鹿皮口袋上,包括李渊在内,所有人都用好奇、探询以及疑惑的目光看着陆辰手里的鹿皮口袋,心中暗道:“这个长安县公又在搞什么名堂?”

        但是并没有人率先开口询问,毕竟这家伙太坑了,谁知道他这次拿出这个鹿皮口袋是不是又准备挖个坑,等着有人跳进去,尤其是被陆辰坑过的王珪、韦挺以及郑善果,都是用警惕的目光看着陆辰。

        陆辰也不耽搁,缓缓的打开了鹿皮口袋,把手伸了进去,等陆辰把手抽出来的时候,摊开掌心,就看到两颗玻璃球出现在了陆辰的掌心,在阳光下熠熠生辉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是!”当这两颗玻璃球出现在陆辰掌心的时候,所有人都倒吸了一口冷气,琉璃这种东西这些官员都见过不少,但是像陆辰手中这么纯净的可是并不多见,当然李渊则是早就知道也见识到陆辰能制造出如此纯净的琉璃了,还命名为“玻璃”,但是当如此漂亮的玻璃球真的出现在眼前的时候,就算是皇帝也忍不住倒吸一口冷气,毫不客气的,这两颗玻璃球在现在就是“价值连城”也不为过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王爷,你那一百贯的东西我可是带来了!”陆辰脸上带着微笑,来到杜伏威面前,杜伏威整个人都是懵逼的状态,因为按照陆辰话里的意思,那就是自己用一百贯买了这么两颗“琉璃球”,就这两颗“琉璃球”的成色,别一百贯,就是一千贯也未必买得到啊!

        不过杜伏威到底是经过大风大滥王爷,仅仅是稍稍一愣神,就知道自己接下来该干什么了,伸手心翼翼的接过陆辰递过来的玻璃球,“多谢陆县公!陆县公还真是信人!没想到这么快就把这宝贝搞到了!”杜伏威冲着陆辰一拱手道,脸上全是惊喜之色,然后心翼翼的把两颗玻璃珠揣到了怀里,甚至还抚摸了一下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陛下,看到了吧?吴王那一百贯是跟微臣购买琉璃球的价格,并非萧尚书所的什么勒索之财!”陆辰冲着李渊一拱手道,同时还不忘瞪了萧瑀一眼。

        而萧瑀现在比吃苍蝇还难受,先是被杜德俊来了个背刺,现在本想借助杜伏威来把陆辰扳倒,结果没成想这陆辰勒索的一百贯直接变成货款了!这还如何压制陆辰?萧瑀心中不由得一阵恼火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陆县公,你吴王这一百贯乃是购买这两颗琉璃球的货款?”就在萧瑀暗自恼火的时候,郑善果看着陆辰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正是!有何不妥之处么?”陆辰扭头看向郑善果,脸色不善的问道,这是不是就是摁倒葫芦起了瓢,这萧瑀不吱声了,怎么这个郑善果又蹦出来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呵呵!”郑善果看着陆辰冷笑了一声,“陛下,臣作为礼部尚书,陆县公这件事微臣可是要两句了!”郑善果冲着李渊躬身施礼,同时扭头冷冷的看了陆辰一眼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不知郑尚书有何话?”陆辰同样冷冷的看了郑善果一眼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陛下,据微臣所知,历朝历代都规定勋贵不可经商,现如今陆县公将如此贵重的琉璃球作为货品售卖给了吴王,此举乃是行那商贾之事,公然违反规矩!”郑善果同李渊完,直接嘴角含着冷笑扭头看向陆辰,一副看你怎么辩解的样子。

        听到郑善果的话,李渊的眉头也微微皱了起来,勋贵不得经商,这是自古以来的规矩,现在郑善果直接拿这件事来往陆辰身上套,李渊就算有心想要帮陆辰开脱,但是这件事还真不太好开脱。

        因此李渊看向陆辰,问道:“陆爱卿,对于郑尚书所言之事,你有何话?”只不过李渊的眼神中,多少有些担忧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陛下,臣并不认为微臣有商贾行为!”陆辰直接言辞凿凿的回应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陆县公,这可不是你不是就不是了,吴王是否给了你一百贯?”听到陆辰的话,郑善果直接冷笑了一声质问陆辰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给了!”陆辰直接点零头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是否给了吴王两颗琉璃球?”郑善果继续追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给了!”陆辰的回答依旧干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也就是,吴王付给你一百贯,然后你卖给了吴王两颗琉璃球,那么本官想问一下陆县公,这是否是商贾行为呢?”郑善果脸上出现撩意的笑容,看着陆辰问道,一副这还整不死的架势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一手交钱一手交货这叫商贾行为!”陆辰直接看着郑善果冷笑着回应道,“你看见我跟吴王一手交钱一手交货了吗?再了,你就那么肯定这两颗琉璃球就是本公卖给吴王的?难道就不能是吴王托本公代买的?”陆辰直接连珠炮似的直接追问起郑善果来了,而郑善果也直接被陆辰这一连串的反问给问得有些虚了,甚至陆辰最后的话更是有些让郑善果有些摸不准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因为郑善果光想到了陆辰与吴王之间的交易,但是忽略了还有一种可能,那就是“掮客”这种职业,当然这个时代是不桨掮客”的,而是桨牙人”,这种人就好似后世的中介一般,属于介绍买卖的人,从中抽取佣金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莫非...”郑善果用不自信的眼神看了陆辰一眼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本公刚才什么?没有调查就没有发言权,懂吗!”陆辰直接瞪了郑善果一眼,“本公不过是恰好寻得一批极品琉璃,吴王就看中了其中的两颗琉璃珠,至于那一百贯乃是吴王送给本公的人工费和辛苦费,哪来的交易!你觉得那两颗琉璃珠就价值一百贯吗?”陆辰到这里直接提高了音量,一副怒气冲冲的样子盯着郑善果,跟着几步来到郑善果面前,“你以为本公跟你一样?言而无信?”

        陆辰这几步直接把郑善果吓得连连后退,一脸的惊恐表情,显然是怕陆辰直接揍他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陛下!微臣有本启奏!”陆辰冷冷的看了郑善果一眼,跟着一转头直接冲着李渊施礼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陆爱卿有何本奏?”李渊看着怒气冲冲的陆辰,心中憋着笑,脸上努力保持平静看着陆辰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臣要参郑善果、萧瑀诽谤之罪!”陆辰毫不客气的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...”一听到陆辰所奏之事,李渊直接沉吟了一下,虽然李渊也看这些世家官员不爽,但是要真允诺了今日陆辰的弹劾,那最少这两个尚书也得挨一顿揍,甚至严重点都可以罢官,但是李渊现在还真不能这么做,毕竟还要依靠世家之人来稳定朝堂呢!

        “陆爱卿,萧卿家与郑卿家也算是一心为公,这诽谤之罪,有些言重了吧?”李渊看着陆辰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陛下,现在他们所之事可是句句针对微臣,对于微臣的身心和名誉都造成了巨大伤害,这还不算诽谤之罪吗?”陆辰依旧是一副不依不饶的样子,同时看了一眼萧瑀与郑善果。

        听到陆辰的话,在看到陆辰如此一副义愤填膺的样子,以柴绍为首的与陆辰关系交好的这些武将,顿时都袍袖掩口,浑身颤抖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而那些以萧瑀和郑善果为首的世家官员,那表情比吃了屎还难受,主要陆辰这话得让他们觉得多少有些不要脸,从头到尾,他们这些人就一直被陆辰用言语摧残,尤其最惨的就是萧瑀,不但弹劾陆辰不成,甚至还被杜伏威父子给背刺了好几下,现在陆辰居然他的身心和名誉受到了巨大伤害,这还有理吗?

        “哎呀!陆爱卿,这不是风闻言事嘛!难免有所差池!既然陆爱卿觉得受到了伤害,不如让他们二人赔偿于你如何?”李渊看着陆辰笑着道,而萧瑀与郑善果则是在听到李渊的决定后,连连点头,毕竟相比挨板子甚至丢官来,赔偿还是可以接受的,“至于这风闻言事嘛!”到这里李渊沉吟了一下,扫视了那些御史言官一眼,这次继续道,“经过陆县公此次事件,朕也觉得这风闻言事光是听还是不够的,以后想要言事必须要有确凿证据才行!陆县公,你看如何?”李渊完,看向陆辰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既然陛下都这么了,那就遵照陛下旨意就是了!”陆辰当然知道李渊心中是怎么想的,而陆辰刚才也琢磨了一下,现在自己做的就是在驱赶这些世家,逼他们快点站到李建成那里,自己越是折腾他们,他们就会越想李建成上位,到时候报复自己,陆辰直接就来个就坡下驴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们准备怎么赔偿本公?本公身心和名誉都受到了巨大伤害!”陆辰看着萧瑀与郑善果,面色不善的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陆县公想要怎样的赔偿呢?”萧瑀与郑善果对视了一眼,直接心中暗自叹气,这次对付陆辰恐怕又是偷鸡不成蚀把米了,看来又得被这家伙狠狠地宰一刀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