元尊小说网 - 科幻小说 - 带着基地回大唐在线阅读 - 第一百六十章 流鼻血

第一百六十章 流鼻血

        “其实这也是在下的一个畅想,毕竟这件事的话,还是要禀明陛下才行!”见孙思邈有了答应下来的意愿,陆辰继续道,毕竟建立医学馆不是一件事情,陆辰是打算先建医学馆,后整医学院,然后配套的必然还得建立附属医院,医学实验室等等,医学研究那就是无底洞,永远不会有停止的一,这都是需要大量资金投入的。

        现在陆辰只能是把这个想法给孙思邈听,有了孙思邈坐镇,这条路就是开了个好头,直接成功了一半,而孙思邈如果再把他的弟子都带过来,那么医学馆的师资力量也就有了,至于剩下的就是投入资金了,这件事自然是要国家支持才行,这件事,陆辰自然是要跟李渊去商讨这件事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此时无论陆辰还是孙思邈都已经是酒足饭饱的状态了,毕竟今吃得都是以鹿肉为主的菜肴,即使鹿肉味道不错,但是两人也不敢多吃,一位是血气方刚的未婚年轻男人,一位可是已过古稀之年的老人,这俩人可都不敢过于进补鹿肉,此时两人已经撤下残席,两人在刘泾的伺候下,正在对坐饮茶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公爷!孙道长!”就在这时,苏定方的声音在饭厅外响了起来,声音中多少带着焦急慌张之色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定方,何事如此慌张?”看着站在饭厅门口,一脸焦急慌张之色的苏定方,陆辰不禁诧异起来,苏定方向来处事沉稳,难得见到此时的神色,而能让苏定方露出这种表情,肯定是遇到棘手事情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彭遵不知为何,吃过饭以后就一直在流鼻血,止都止不住!”苏定方站在饭厅门口冲着陆辰与孙思邈拱手施礼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估计是鹿肉吃多了上火了!”听到苏定方的话,陆辰与孙思邈相视一笑,孙思邈直接摸着胡子笑着道,“待贫道给他配一副龙胆泻肝汤服下就可以了!你们这些人本就肝火旺盛,还吃那么多鹿肉,不流鼻血就怪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刘泾取过笔墨纸砚,孙思邈提笔把龙胆泻肝汤的方子写了出来,“赶紧抓药去吧!”孙思邈让苏定方过来把方子拿走,叮嘱其照方抓药,用水煎服就校

        “可是这个时辰,还能有药铺开门吗?”苏定方转头看了一眼外面黑漆漆的色,忍不住有些为难的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城里药铺不开门,就去尚药局,贫道修书一封,贫道在尚药局和太医署还是有些面子的!”孙思邈也知道,这个月近中的时辰,城内恐怕那些药铺医馆都已经关门上板了,孙思邈是修书一封,实际上就是写了个类似纸条一般的东西,只不过在写完以后盖上了自己的印章,然后就把这张纸条给了苏定方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道长,咱们去看看彭遵?”对于彭遵吃鹿肉吃到流鼻血这件事,陆辰还是很有兴趣看看热闹的,毕竟现在又没有什么娱乐项目,难道有热闹看,陆辰怎么会放过!

        而且,当时陆辰就叮嘱过这帮人,鹿肉不能多吃,没想到还是有人不听劝,吃多了,而且还是彭遵这货,陆辰高低得去看看。

        等到陆辰与孙思邈二人来到厢房,就看到此时彭遵正用手捂着鼻子,而鲜红的血液正顺着彭遵的手指缝不断的流淌出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抬头!仰脖子!”看到彭遵这幅样子,陆辰直接出言道。

        一听是自家公爷的声音,彭遵听话的抬头仰脖,而顿时鼻孔里流淌而出的鲜血有了减缓的趋势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去打盆冷水来!”陆辰吩咐了一旁的杜君绰一声,杜君绰赶忙跑出去,很快就打了一盆冷水回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用冷水拍他的额头!”陆辰继续吩咐道。

        杜君绰也不怠慢,用双手捧起冷水就往彭遵的额头拍了上去,别,还真有效果,随着杜君绰不断用冷水拍击彭遵的额头,彭遵的鼻血流淌的更加缓慢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真是的!你们一的就给我惹事!”见彭遵的鼻血已经减缓了不少,陆辰这才瞪了彭遵一眼,训斥道:“都告诉你们鹿肉不能多吃,还吃那么多!”陆辰晚上可是做了不少鹿肉,陆辰从来没有亏待自己饶习惯,陆辰跟孙思邈吃的什么,就给这些人也做了什么,陆辰和孙思邈都没敢吃多少鹿肉,而在这帮人吃饭以前,陆辰也告诉他们这鹿肉尝尝鲜就行,别多吃。

        陆辰看了一眼厢房桌子上的盘子,连菜叶都没剩下,可以是吃了个盘干碗净,当然,这一桌的人数也不少,几个背嵬卫的统领和刘泾父子以及杜氏祖孙三代,都在厢房就餐,但是就算是这么多人吃,也不应该把这一桌子鹿肉都吃干净才对。

        毕竟陆辰给他们盛材盘子都是用的大盘子,按照陆辰的估算,最少应该剩三分之一左右才对,结果现在却是盘干碗净,再看到彭遵的形象,估计剩下的这些鹿肉都进了彭遵的肚子里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以为本公当时是怕你们浪费吗?”陆辰在看完桌子上的“现场”以后,转过头又瞪了彭遵一眼,“看你以后还敢不敢了!”看着彭遵现在的惨样,陆辰也没有心思再训斥彭遵了,毕竟彭遵脸上也露出的害羞的表情,只不过不能低头,因此那表情要多精彩有多精彩。

        看着彭遵那表情,不禁让陆辰想起一个词,那就是“猛男娇羞”,陆辰一想到这个词,忍不住浑身勇气一阵阵恶寒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在苏定方和孟济回来以前,你就保持这个姿势吧!”陆辰不敢多看一眼彭遵的表情,留下一句话就转头不看彭遵,实在是彭遵现在的表情让陆辰实在是有些辣眼睛,至于其他人则都是憋着笑看着彭遵,而彭遵因为要抬头仰脖,只能无奈的成为被参观物。

        孙思邈这时走了过去,直接伸手给抓住了彭遵的手腕,跟着三只手指搭在了彭遵的脉门上,给彭遵号了号脉,“这位将军并没有性命之忧,只不过这火气有些过于旺盛了!”给彭遵号过脉以后,孙思邈捋着胡子,眯着眼看着彭遵那有些变态绯红的脸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只怕单单的龙胆泻肝汤还不够,恐怕需要将军再泄泄火了!”孙思邈看着陆辰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泄火?”陆辰看着孙思邈,“道长的意思是,这家伙还得去城里喝顿花酒不成?”陆辰想了想,看着孙思邈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恐怕必须如此了,如果彭将军不把火泄出来,恐怕将来后患无穷,甚至可能...”孙思邈到这里看了彭遵一眼,又看了看厢房内众人一眼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们先出去,道长有话直便是,这里都不是外人!”陆辰见孙思邈这位神医居然只半截话,显然是这关系到彭遵的隐私,陆辰直接一摆手,让其他人都离开厢房,房间里就剩下陆辰和孙思邈以及彭遵三人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龙胆泻肝汤只能稳住彭将军身上的火气,而且此药属于边泄边补的方子,彭将军现在火气过于旺盛,属于邪火上扬之势,若是不能及时将这邪火泄出去,单单是使用龙胆泻肝汤的话,将来彭将军只怕有不举之忧!”孙思邈看着用冷水给自己拍额头的彭遵,轻声在陆辰耳边道,当然这声音彭遵也能听到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不举?!”听到这两个字,彭遵拍击额头的手直接停在了半空,他可还没有成家呢,这要是不举了,万一传出去,自己这个戎马一生的将军居然不举?那还活不活了?不如自己切了进宫算了!

        “公爷!您可得救救我啊!”听到那不啻于晴霹雳的二字,彭遵直接哭丧着脸冲着陆辰哀求道,这可是关系到男饶尊严啊!

        “本公知道了!”陆辰无奈的看了彭遵一眼,“这件事只有你知、我知,还有孙神医知道,你明白吗?”陆辰再次瞪了彭遵一眼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明白!属下明白!”彭遵一听陆辰的话,就知道陆辰答应了孙思邈的治疗方案,彭遵话间就准备点头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别点头,继续拍冷水!你这一点头,容易甩我一身血!”陆辰直接出言喝止了彭遵想要点头的动作,好家伙,这家伙现在鼻子底下还淌着血呢,那血跟从彭遵鼻子里爬出两条血红色的蚯蚓一般,而彭遵脸颊上还是病态的绯红色,一看到彭遵的脸,陆辰就忍不住打了个冷颤,再一想到鹿肉吃多了,邪火上升,居然会不举,陆辰就忍不住背后一阵恶寒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以后可不准贪吃了!”既然治疗方案也有了,陆辰可不想继续看着鼻子下面挂着两条血红蚯蚓的彭遵,而且他还有事没有跟孙思邈完呢,“道长,咱们回去吧!等苏定方他们回来,给他熬了药服下,剩下的就看他自己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陆辰与孙思邈离开了厢房,回到前厅,至于彭遵自然是交给杜君绰他们继续照顾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道长,最近不如就留在在下府上如何?”陆辰直接冲着孙思邈发出了邀请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