元尊小说网 - 科幻小说 - 带着基地回大唐在线阅读 - 第一卷初入大唐 第八十五章 如何使不得

第一卷初入大唐 第八十五章 如何使不得

        “既然俺老程有优先挑选权,就得早点用,再说那牛鼻子到时候肯定要给俺老程下绊子,咱这叫先下手为强!”程咬金很是得意的说了自己的分析。

        陆辰把玩着折扇听着程咬金的话,心中暗暗给程咬金点了个赞,谁要是觉得这个能够三朝不倒的国公是个莽夫,那他就是个傻子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那魏徵今天也跟在下辞行了,恐怕宿国公要赶紧出发了!”陆辰直接把魏徵也跟自己告辞的事告诉了程咬金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什么?!”一听说魏徵已经离开娘子关了,程咬金“嗖”的一下从椅子上站了起来,“那俺得赶紧走了!”程咬金冲着陆辰拱了拱手,直接招呼了程飞一声,快步出了堂屋。

        程咬金走的急,恰好刘老三提着热水壶往这边走来,程咬金与刘老三差点撞个满怀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哎呦!”刘老三被程咬金直接给吓了一跳。

        程咬金冲着刘老三拱了拱手,说了句:“抱歉!”说完就带着程飞匆匆离去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啊?!”看到程咬金冲着自己拱手致歉,刘老三直接愣在了原地,愣愣的看着出门而去的程咬金的背影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怎么了,老刘?”陆辰也注意到有些傻愣愣的杵在原地的刘老三,叫了刘老三一声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大人,俺是不是在做梦啊?”刘老三一脸难以置信的表情看向陆辰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什么就做梦?”陆辰一下子没明白刘老三是什么意思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刚才国公爷跟俺行礼了!”刘老三放下手里的水壶,双手有些颤抖的指着院门的方向。

        在刘老三的心里,自己这是冲撞了国公爷了,别说冲撞国公爷,当初他在铁匠坊做工的时候,冲撞了管事一下,都被管事闪了一巴掌,骂了一句:“瞎了你的狗眼!”

        而今天呢,自己冲撞堂堂的宿国公,而宿国公居然对自己抱拳致歉,怎么能不让刘老三感到惊讶和感动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哦,他差点撞到你,难道不应该跟你道歉吗?”陆辰很是不以为意的说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可是刚才是奴才差点撞到了国公大人啊!大人不是应该责骂奴才才对吗?”刘老三有些惊诧的看着陆辰,刘老三惊诧于陆辰居然以为宿国公给自己道歉竟然是应该应分的,要知道在这个等级分明,人命如草芥的社会里,刚才程咬金要是一刀砍了他,都会不有什么问题。

        陆辰听着刘老三的话,竟然不知道该说什么了,难道告诉刘老三:“人生而平等,只不过是分工不同?”陆辰可不能把这种后世的话说出来,那在这个时代要是传出去,陆辰就直接得被整死,这是要被扣上“犯上作乱”、“目无纲常”的帽子的,陆辰想了一下,看着刘老三说道:“啊,估计是给本军师面子吧!宰相门前三品官,你没听过吗?那宿国公有求于我,怎么可能为难你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嗯!应该是!应该是!”听到陆辰如此解释,刘老三不断的点着头,自己这草芥一般的身份自然是跟自家大人不一样,自家大人那是手眼通天的人物,宿国公不跟自己计较应该也是因为自己是大人的家丁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行了,我出去一趟!这些东西你就收拾一下吧!”陆辰嘱咐了刘老三一句,陆辰就急匆匆的出了小院,直奔李秀宁的宅邸而去。

        来到李秀宁的宅邸,陆辰就在鹿秋鸣的带领下,见到了李秀宁。

        陆辰见到李秀宁的时候,就看到李秀宁正穿着一身鹅黄齐胸襦裙,外罩半臂,正在手里做着女红绣花,此时的李秀宁哪有一点飒爽英姿的女将军的模样,分明是一个身处高院深闺中的恬静女子,陆辰探头望去,就见李秀宁正在一张锦帕上绣着鸳鸯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殿下这是偷得浮生半日闲,锦绣绢帕绣野鸭?”陆辰摇着折扇看着锦帕上的“鸳鸯”忍不住调侃了一句,别看李秀宁带兵打仗厉害的不行,但真轮到这做女红,陆辰的评价就是“不忍直视”!

        “什么野鸭!”听到陆辰的调侃,李秀宁秀目一瞪,直接给了陆辰一个白眼,“本宫明明绣的是鸳鸯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是!是!鸳鸯!鸳鸯!”陆辰连连赔笑说道,而一旁的鹿秋鸣则是捂着嘴偷笑。

        李秀宁也不绣了,直接把锦帕往桌子上一扔,看着陆辰问道:“你来此就是为了调侃本宫的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没有!在下觉没有调侃公主的意思!”陆辰赶忙拱手说道,“只是那魏徵与程咬金已经离开了,殿下不是说让他们明日离开吗?没想到今日便已离去!方才二人与在下辞行,在下不知道殿下是否知晓此事,特来禀报!”陆辰说的那叫一个一本正经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此事本宫已经知晓了!他们愿意早点走就早点走呗!走了本宫也省心了!”李秀宁很是无所谓的说道,只要这两个不在李秀宁的地盘上互掐,李秀宁才不会理会这二人会在魏州城闹成什么样,不管在魏州城闹成什么样,自然有李建成和李世民去收拾摊子,就跟她这个平阳公主没有关系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殿下绣这鸳鸯,莫非是想柴驸马了?”陆辰看着桌子锦帕上的鸳鸯,忍不住询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想起柴绍这个人,陆辰还是挺佩服这个柴驸马的,自武德六年平阳公主李秀宁离世以后,柴绍就一生不曾再取,而是独自抚养两个儿子柴哲威和柴令武,直到去世后与平阳公主合葬都未曾续弦,可见柴绍与平阳公主之间感情之好。

        而且柴绍这个人那是“任侠仗义,矫捷勇武”,不仅个人武力值高,更加上用兵也不拘一格,这柴驸马那不光是大唐开国的猛将,也是一位军事奇才,纵观大唐历史,只要是初唐有战争的地方,基本就会有柴绍的影子,征讨刘武周、王世充、窦建德,平定突厥、吐谷浑,灭梁师都,这些大战都有柴绍的参与,而且参与的比重也相当大,都是作为独领一军的将领参战,如果不是在贞观十七年就去世的话,后面大唐的“灭国狠人”阵营里绝对有他的一席之地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是啊!本宫与嗣昌一别数年,两个儿子现在也不知道还认不认识本宫这个娘亲了!”一想到自己的驸马柴绍以及留在长安的两个孩子柴哲威和柴令武,李秀宁忍不住叹了口气,秀目之中隐隐有光华闪动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在下以为,此次殿下回长安以后,就不必再回娘子关了!”陆辰坐在李秀宁的对面,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如何使得?”听到陆辰的话,李秀宁虽然也有些意动,但是要是让李秀宁扔下这娘子军,扔下娘子关这咽喉之地,李秀宁哪里能够放心,家国天下,她李秀宁首先是李唐王朝的平阳公主,然后才是柴绍的妻子李秀宁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如何使不得?”陆辰微微一笑,“敢问殿下,驻守娘子关是为了防谁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自然是突厥!”李秀宁下意识的回答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但是现在突厥已经退却了,更是与大唐签订了盟约,这娘子关最少两年至三年无碍!”陆辰这话可不是无的放矢,因为根据史书记载,突厥下次南寝就是李世民签订渭水之盟的时候,而那时距离现在武德五年已经是三年以后了,因为现在虽说是武德五年,但是马上再有一个来月就是“元正之日”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就算是再有两年或者三年的缓冲期,到时候突厥再次南下,本宫还是要来娘子关坐镇!”李秀宁不明白陆辰说这话什么意思,不过还是说出了自己的想法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殿下,主动出击远比坐以待毙要好!”陆辰可不想自己傍上的这条“大腿”总是要留在这偏远山区,“大腿”就应该在正确的地方发挥他的作用,而“长安”才是李秀宁这条“大腿”应该矗立的地方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那突厥都是游牧民族,居无定所,咱们如何能够主动出击?”一想到突厥那类似“游击战”的作风,李秀宁就感到头疼,李秀宁也不是没曾想过带兵横扫了突厥,甚至也尝试过,但是尝试了几次都是虎头蛇尾,抓不到突厥的要害,仅仅是灭了几个小部族,对突厥的影响根本不大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容在下卖个关子,快则一年慢则两年,在下必然可以帮大唐除去突厥这个祸患,当然这件事的前提是需要殿下的帮助才行!”陆辰冲着李秀宁一拱手胸有成竹的说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若先生真能为大唐除去此祸患,还百姓安宁,先生旦有所求,本宫必全力以助!”李秀宁也不推脱很是干脆的应了下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那就多谢殿下了!”陆辰听到李秀宁答应了下来,心中暗暗舒了口气,看来自己“以点带面”的计划这就算是迈出了一小步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对了!先生!”就在陆辰话音刚落的时候,李秀宁似乎想起什么事再次喊了陆辰一声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殿下有何吩咐?”陆辰疑惑的看着李秀宁,不知道李秀宁又要说什么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不知道先生可有收徒的打算?”李秀宁看着陆辰笑吟吟的说道,狡黠的光芒在李秀宁的眼中一闪而逝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