元尊小说网 - 科幻小说 - 带着基地回大唐在线阅读 - 第一卷初入大唐第二十一章驯马与马具

第一卷初入大唐第二十一章驯马与马具

        陆辰来到白马单独的马厩前面,并没有急于接近,在距离马厩二十多步的距离站立在原地,同时示意一旁的兵卒解开马缰绳,打开马厩。

        马厩的门刚刚打开,白马如同一道白色闪电一般直接冲了出来,而目标竟然是站在原地的陆辰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军师,小心!”一见白马冲着陆辰而去,周围所有人都大惊急呼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就见白马马上就要撞到陆辰的时候,陆辰身形往旁边一闪,顺势抓住马的缰绳,瞬间一个翻身就跨坐在了白马的背上。

        陆辰这一套动作那叫一个行云流水,潇洒至极,方启只知道陆辰身手好,而且也跟李秀宁汇报过,但是所有人都没有想到,陆辰的身手能好到如此地步,在间不容发的时候,居然能够潇洒的翻身上马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好!”陆辰这一套行云流水般的动作,直接获得了校场上一片的叫好声。

        白马瞬间感觉到后背上多了个人,愈加的张狂起来,不停的前纵后跳,甚至人立而起,就为了把自己背上的陆辰给甩下去,别看陆辰此时在外人的眼中好似惊涛骇浪里的小船一般,实际上陆辰确是牢牢抓住了马缰,整个身子就如同粘在了马背上一样,任由白马如何使劲,也无法将陆辰给甩下去。

        但是,这一切看在李秀宁眼中就不一样了,李秀宁此刻很是担心的看着趴伏在马背上的陆辰,生怕陆辰一个不小心被摔下来,同时命令身旁的近卫军弓上弦,随时准备射杀白马,抢救陆辰。

        一人一马就在校场里较上劲了,白马想要把陆辰甩下去,陆辰就是想尽办法黏在白马身上,整个人趴伏在白马的后背上,右手牢牢的拽住马缰绳,左手则是在不停的抚摸白马的脖子,安抚白马的情绪。

        一人一马足足僵持了一个时辰,终于白马不再暴躁的奔跑跳跃了,它也知道后背上的那个人自己是甩不下去了,逐渐的降低了速度,终于陆辰勒住了缰绳,白马停在了原地,陆辰翻身从白马身上跳到了地上,同时伸手擦了一把额头的汗水,跟着回身拍了拍白马的脖颈,白马跟在陆辰的身后,一人一马缓步走到了李秀宁近前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先生,好身手!”李秀宁眼中异彩连连的称赞陆辰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承蒙夸奖!幸不辱命!”陆辰笑着拱了拱手,“不过,我刚才在驯马的过程中,发现此马似乎腿部似乎有伤,因此才异常暴躁!”陆辰刚才坐在马背上,就觉得白马的右腿用力并不流畅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哦?”听到陆辰的话,李秀宁也好奇了起来,虽然李秀宁也有自己的宝马良驹,但是刷洗饮遛那都是专人伺候,所以陆辰说的东西她也很感兴趣。

        陆辰也不多说,直接来到白马面前,伸手就把白马的右蹄给抬了起来,马通人性,既然白马已经认定了陆辰是自己的主人,那么陆辰抬起白马的右蹄,白马也就乖乖的顺从陆辰抬起了右蹄。

        随着白马抬起右蹄,众人的目光也汇聚到了白马的右蹄之上,这才发现一道裂口在马蹄之上,显然是被尖利的碎石所伤,所谓十指连心,人伤手指都疼得不行,何况白马一直要四脚着地呢!这种不断的疼痛感刺激着,才让白马一直焦躁不安,无法驯服,而陆辰刚才的驯服也不过是让马匹挣扎的脱力了而已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哎呀!这不废了么!”看着白马右蹄的伤口,方启带着惋惜之声说道。

        在这个时代,马匹一旦受伤,只有两种选择,一种是能够养好接着用,一种就是受伤无法治愈,只能杀死吃肉,而最难治愈的就是马蹄受伤,因为这个时代就算有兽医,对于蹄子受伤也没有特别好的治疗方法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怎么会废了呢?”陆辰看着方启笑道,“给它穿上鞋子不就可以不受伤了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给马穿鞋?”听到陆辰的话,李秀宁眼中顿时闪烁出惊喜的光芒,要是能给马穿上“鞋子”,那骑兵就不需要一人两骑或者一人三骑了,可以节约大量马匹,创建更多的骑兵队了,有了更多的骑兵队,那还怕什么突厥、吐蕃,有了更多的骑兵,老娘能打到他们家里去,“先生,可有良策?”李秀宁的文化颇有些急不可耐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个...”陆辰故意卖了下关子,“还真有!为了我这匹宝马良驹,没有也得有啊!”陆辰拍了拍白马的脖子,开着玩笑的说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不知军中可有工匠、铁匠?”陆辰开了句玩笑以后,正色询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自然是有的,不知先生需要多少人?”李秀宁询问的有些着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不用太多,毕竟马蹄铁与马镫并不复杂,不过给马安装马蹄铁却是个精细活,需要一些心细的工匠才好!”陆辰嘱咐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方启!立刻着急工匠、铁匠前来,全权听从军师调派,违令者,斩!”李秀宁最后一个“斩”字说的是斩钉截铁,满满的不容置疑之意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末将领命!”方启直接单膝跪地接令,然后起身快速带着亲兵去找工匠和铁匠去了,毕竟这是李秀宁正式下达的军令,方启是必须如此接令才行。

        在方启去寻找工匠和铁匠的时候,陆辰让人找来笔墨纸砚,直接在纸上开始画马镫和马蹄铁,这种程度的绘画对陆辰来说简直可以说是易如反掌,前世能够画布防图的人,还画不好一个马镫和马鞍吗?

        别看用的是毛笔,这在前世那也是训练过的,虽然不能说书写绘画的有多好,但最起码达到了普通水准,谁让这玩意也属于一项技能呢,因此说,“潜入”这个工作还真不是那么容易做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就在陆辰将马镫与马蹄铁的图纸刚刚画好的时候,方启已经领着一大帮工匠和铁匠浩浩荡荡的回来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众人给李秀宁见礼以后,这才来给陆辰见礼,陆辰看着这帮子匠人,都说古代匠户地位不高,但是军中这帮匠人可没有面黄肌瘦,一个个体格子还挺好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