4G文学 > 校园女生 > 《初夏的房间》 > 正文 一个人的房间
选择背景颜色:
选择字号:

小窍门:按左右键快速翻到上下章节

《初夏的房间》》本章阅读

正文 一个人的房间

    14、

    我不得不跟豆子说了小光的近况。因为我联系不到他爸爸,所以只能请他代为转达:车在修理厂。

    一开始,他坚持让我自己打电话。但是我拒绝了。不知为何,想到要对那个彬彬有礼的中年人通报小光的情况,我觉得非常别扭。尤其是我还知道,探视通知也给他发了一份。

    “而且你也够了。前两天不是还去银行取钱了吗。这种离家出走就是一个游戏罢了。”

    这句话似乎伤害了他。他看也没看我一眼,招呼了一下小豆子,就出门了。直到天擦黑才回来,看样子已经吃过饭——没给我带。

    过了大约一个小时,就有人来敲门。

    从接到消息到付诸行动,这样的时间差,可谓非常得体。

    站在门外的是豆子的父亲。豆子沉默不语地牵着小豆子,走到他身边。气氛略有一点尴尬,我感觉自己好像做错了什么……这种感觉太奇怪了,因为我没有做错,没有做错任何事。

    最后,还是豆子的爸爸打破了沉默:“你告诉小光……车的事没关系。有保险。”

    我愣了一下。明白过来之后,出了一身冷汗。

    这车不是小光借的,至少在保险公司登记的不是。小光私自开走了这辆车,或者是眼前这个男人在知道车出了事之后,已经向保险公司和警方报备。

    之前让我困惑不解的问题也一下清楚了:为什么,警察可以在修车的地方把小光抓个正着?虽然这是正常的,但总觉得超越他们的智商。

    我没有指责他。指责他未免也太无聊了。他拉着豆子的手出了门。豆子一声不吭,我本来想说声再见,但还是没有。

    他们走了之后我才想起来,今天是我的生日。

    没有Party,没有蜡烛,没有人说“生日快乐”。我在门口站了很久,感觉天在慢慢地黑下去——我人生的天空。

    直到敲门声又一次响起来。

    门口站着豆子。

    “佳美!”

    似乎是因为在屋外转了一圈,他身上洋溢着夏天与少年的气味。那种气味似乎唤起了某种遥远的记忆——让人欢欣愉快的记忆。我没有关上门。

    “车钥匙是我给小光的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没事。”

    我说的是真心话。反正到了现在,怎么都没关系了。

    但是豆子还有话要说。在能说出来之前,他沉默着。小豆子在他的脚边转来转去,似乎在寻找一只不存在的苹果。

    “等我长大了,跟我结婚吧。”豆子说。

    “……好吧。”

    也许是我回答得太过干脆,豆子错愕地看着我。一秒钟,两秒钟。我似乎听到了楼下汽车发动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说定了。”他扁着嘴,委委屈屈地说出了这么一句,然后,转身跑了。

    15、

    搬家后没几天,我接到了那家便利店通知入职的电话。

    打来电话的和那天面试的不是一个人,不过同样操着一口TVB腔——果然是公司要求的。

    “请于20号下周一10点之前带着你的简历、身份证、户口簿、体检结果、毕业证、学位证、三方协议到公司总部报到。”

    我还未来得及接话,电话已经挂断了。

    这是我人生的第一份工作。从此我将正式踏入艰险莫测的旅途。

    入职前要不要参加什么培训?培训内容是否就是看一部部的TVB剧集?直到可以熟练地使用以下句式:

    “事情变成这样,谁也不想的。与其怨天尤人,不如自己好好振作……来你饿不饿,我给你下碗面吃。”

    “人生呢,最要紧是开心。已经发生的事,想他有什么用呢?……来你饿不饿?我给你下碗面吃。”

    但我脑子里萦绕的声音,却是一部不知道什么电影的尾声,放荡的姑娘们穿着鸡尾酒裙,嘻嘻哈哈地到游艇上去:

    Inthemeantime

    Inbetweentime

    Heywe’vegotfun

    16、

    后来我接到了苏珊娜的一个电话。那似乎是件很遥远的事了。

    她让我给她去取丢在布衣柜里的一条小方领的布拉吉连衣裙。

    “其实,不要也没什么关系。”她通情达理地说,“毕竟不值什么钱。但是,那种款式的衣服今年又开始流行了。另外还有一串贝壳的项链,跟裙子搭配得很好,我每次一戴上它,就感觉到了海边似的,我太喜欢那串项链了,和裙子搭配在一起,马上就能去海边度假,其实我正要去海边度假……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她咕咕咕地笑了起来,好像某种鸟类。

    在她的笑声里我想起了小光。但我没有提。在那时提起小光,是对小光的伤害,不知为何我这样觉得。

    她似乎感觉到我的情绪有点不对。

    “你在怪我那件事?”

    “什么事?”

    “还能有什么事!我跟你说,不能怪我。为什么要怪到我一个人的头上?我遇到了那个人渣和他女朋友,又喝多了酒……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她犹豫了起来。毕竟,她不知道我知道多少。而且她也在考虑,把这一切告诉我——一个完全无关紧要的人,是不是值得。

    “我劝过她不要去取车,可她不听我的。车是她亲戚的,她一定要还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又是一段长时间的空白。

    “我真的打算跟她去荷兰,你明白吗?”她急切地说,“如果不是……”

    我把电话挂了。

    16、

    然而我最后还是回去了一趟。

    拿着原来的钥匙,插进锁孔,门居然一下就开了。这样也好,我本来是打算请人撬锁的。

    苏珊娜的布衣柜还摆在原来的位置。不知为什么,这天看起来,这柜子显得平淡无奇。布料上落满了灰尘,黯淡的织花、灰蒙蒙的支架,只给人留下一个印象:这是个虚张声势的冒牌货,仅此而已。

    我无数次地想过小光为什么会爱上苏珊娜,但从来想不出答案。我甚至觉得,如果去问小光,她自己也会茫然无措。也许是因为她从未遇到过苏珊娜这样的人。这样一个洋娃娃,丰满、漂亮、懂得化妆、充满了毫无责任感的女人味。也许只是她的一个动作、一个笑容打动了她,也许是当她讲着自己和前男友悲惨的故事,这个故事里不知有什么东西触动了她的心弦……但也许都不是。也许她爱的就是她那种自私自利的性格,就是那种内心深处的冷漠。也许她爱的,就是她从不拒绝任何人的爱……苏珊娜出现在谁的生命中,都好像是一个上天馈赠的豪华礼包,你无需打开便会对她心醉神迷……然后,理所当然地要爱她,要为她而欢欣鼓舞——而无论谁爱她,她都照单全收。

    她允许小光将无穷无尽的爱投射到她身上……说到底,她也并没有做错。

    我把沙发推开,沉重的沙发蹭着地板,发出刮擦的闷响。

    然后,让人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!

    王淳和刘健推开他们房间的门,出现在我面前。

    “你、你们!”我惊叫,“你们还没搬走!”

    “没有人来赶。”王淳说,一边说一边露出他那憨厚的经典笑容,仿佛一切事情的发展都在他意料之中。

    “你这是……”刘健打量着我。

    我当时的形状想必很奇怪。头上戴着一顶渔夫帽,手上是橡胶的长手套,提着一只漆桶:我要把沙发后面的那面墙漆成绿色。

    “你还惦记着这事儿。”王淳说。

    “可是没什么意义。”刘健接道,“我们也要走了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?去哪儿?”

    “去旅游,”说到这个话题,两个人都眉飞色舞起来,“就是报纸上登过的那种,搭车去柏林,三万块走遍亚洲十八国。穷游。我们的梦想。”

    “为了这个梦想,才一直住在这里,就是为了攒钱。”

    “平时在网上卖充值卡。”

    “现在钱攒得差不多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到底是不是同性恋?”我又一次绝望地问道。

    大概是最后一次问了,大概。

    “跟你说了不是啊。”王淳用小指挠了挠头,似乎对我的怀疑颇为不满。

    “老是这么解释,我们也很困扰。”

    那一天,我在客厅里卖力地将墙漆成绿色,而刘健和王淳在屋里收拾东西,动静很大。直到他们背着背包出门了,我的墙还没有刷好。

    这间屋子里最终只留下我一个人。但是我没有哭。我这辈子就从来没哭过。

赞助商链接

本书互动

编辑推荐

返回目录页单击键盘左右键(← →)可以上下翻页
排行榜-最近更新-本站热门-章节报错